“你看,餐厅又有人抽电子烟,一起吃饭的还有孩子呢,这并非无毒无害啊”“公司同事在工位上隔几分钟就是一口电子烟”“商城里很多年轻人边逛街边抽电子烟,走在边上闻着可难受了”……

连日来,北京晚报记者走访多地发现,由于没有出台针对电子烟的明确规定,商场、写字楼、餐厅甚至机场候机室都出现了电子烟烟民的身影。市民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电子烟管控力度的呼声也与日俱增。

目击公共场所屡现电子烟烟民

午休时分,在东城区东四北大街科林大厦B座1楼咖啡厅内,记者看到有位中年男士在吧台点了一杯咖啡,和同事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咖啡厅不大,能容纳二十人左右。聊到兴起处,这位男士从裤袋里掏出一根黑色外壳的电子烟,右手按键,对着烟嘴开始吸起来,一吸一呼,几乎是三秒一个来回。桌子上空“云雾缭绕”,不仔细看很难看清这位男士的面容。

“我们平时一般吸的口味是豆沙味,味道不重,也很香,对周围的人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一位白领告诉记者,在他们办公室吸电子烟的有不少女生。“挂在脖子上就像个项链一样,拿起来随手就能吸两口提神。”

在商场里,记者更是多次看到了电子烟烟民的身影。在三里屯的丝芙兰美妆店,一位女士进入店铺后,刚挑完一款唇膏,就迫不及待地吸上一口拿在手里的电子烟。

在朝阳合生汇的美食街,一位年轻父亲一手牵着孩子,一只手不断把一造型小巧的黑色电子烟送到嘴边,在小吃店前旁若无人地吞云吐雾。在大兴荟聚购物中心的二楼走廊,有年轻小伙儿拉着女友逛街,掏出电子烟边走边抽,任由烟雾飘散,对周围来往的儿童视若无睹。

甚至在机场候机室这样更为狭小的空间,也有电子烟烟民出没。在大兴机场南航贵宾候机室,记者看到一位中年男士将黑色口罩拉到下巴处,一边玩着手机,一边不停抽着黑色电子烟。

探因商场对电子烟态度暧昧

为何在室内公共场所电子烟屡屡“燃”起?记者发现,比起严禁传统纸烟,目前多个商场对电子烟的态度比较暧昧,有的商场完全不管,有的商场仅以劝阻为主,无其他跟进管理措施。

近日一天中午12时,在人流相对密集的大兴荟聚购物中心二楼中庭,一名年轻女子拿出了一根换弹电子烟开始抽。大约15分钟内,并无保安或其他商场工作人员出面制止。记者随后通过微信联系上了荟聚购物中心的客服,客服人员表示,目前北京市并无明确规定禁止吸食电子烟。

西单大悦城的一位保安也表示,商场并没有规定顾客不可以在室内抽电子烟,所以看到有人抽着电子烟进商场他也不会阻拦。“我见过几个把电子烟挂在脖子上的年轻人,但人家只是挂着,进门时没抽。”

西单大悦城的商场服务人员对记者进一步解释,大众普遍认为电子烟不会产生二手烟,也不会造成火灾隐患,因此商场的禁烟管理只针对传统纸烟,不会限制顾客吸电子烟。商场此前也从未接到过关于商场内吸电子烟的投诉。

一家咖啡厅经理以及小吃店的老板则告诉记者,几乎没有顾客会在室内场所抽纸烟,但吸食电子烟的顾客比较常见。“除非别的客人有意见,我们会让服务员提醒吸电子烟的人。但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干涉客人使用电子烟。来者都是客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。”草桥一家餐厅的老板对记者表示。

另外,记者在文中提及的地点发现有人吸食电子烟后,多次拨打了全市统一的违反控烟条例行为投诉举报电话12320,电话要么无人接听,要么处于坐席忙的状态,无一接通。

提醒电子烟也危害健康

“电子烟应该还好吧,最多有点白白的水蒸气,闻起来也是香香的,比起普通纸烟熏得满屋乌烟瘴气好多了。”在上地工作的刘先生对记者表示,他是一名有十几年烟龄的老烟民,在媳妇儿和孩子的屡次抗议下,他改抽起了电子烟。“在车里来两口,也没听见家人像之前那样抱怨得厉害,偶尔还能闻出是芒果味还是老冰棍味。”

比起传统香烟的单一浓烈气味,电子烟多元化的口味确实迷惑了很多普通消费者,甚至忘记其本身的“烟”属性。“有喜欢绿豆沙味的吗?另外求推荐口味。”在小红书上,有年轻女性晒出了自己的电子烟杆,并向网友们询问。评论区则涌来各种建议:“蓝莓口味淡了点,还是喜欢西瓜和绿豆”“蜜桃乌龙挺不错,第一口很甜很香,但是后面越来越腻”“多汁葡萄也不错”。

“电子烟同样存在二手烟问题。”中国戒烟联盟理事刘志燕表示,“在电子烟产生的二手气溶胶中,包含着多环芳烃、甲醛、烟草特异性亚硝胺等有毒有害物质,并非像很多营销宣传的仅仅是“水蒸气”。”

建议尽快把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

记者注意到,“公共场合禁电子烟”正成为国内越来越多城市的共识,全国多地将电子烟纳入控烟“黑名单”,对违规吸食电子烟明确罚则。

2019年,新版《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》明确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,条例指出:“吸烟,是指使用电子烟、持有点燃或者加热不燃烧的其他烟草制品。”同年10月,在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附近的公交站台,控烟执法人员对一名吸烟者开出首张电子烟罚单。截至目前,杭州、武汉、大连等地也已将电子烟纳入公共场所控烟范围。

“最近一两年来,北京市民对公共场所抽电子烟的投诉明显增加。”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表示,电子烟也有二手烟危害,由于北京的控烟条例制定时间较早,目前尚未将电子烟纳入公共场所控烟范围。

张建枢表示,我国电子烟既不是参照卷烟监管,也不是按医药产品管理,而是归为科技产品,实际的监管效果也非常有限。他建议,从国家监管的角度对电子烟进行正规管理,尽快制定电子烟生产与销售的国家或行业层面的法规或标准。

据张建枢介绍,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正在推动对《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》进行立法解释,尽快把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,也希望在地方控烟立法、修法及执法中,积极推动更多地方明确公共场所禁止吸电子烟。